黃衛東:治山 養山 還富于山
發布時間:2017-07-27   新聞來源:忻州日報新媒體中心   責任編輯:王婧   

在繁峙,北山造地、南山治理,這兩年市人大代表、民營企業家黃衛東在和山對話。

近年來,在“退二進一”、“生態發展”、“產業扶貧”新理念的指引下,有見識的老板紛紛把目光聚焦到綠色生態、高端農業、可持續農業和旅游業的發展上來。轉型中,治山養山、感恩于山、還富于山的理念成為一批民企精英的共識。

在繁峙,以黃衛東、宮志云等為代表的老板,就是一批先行者。他們走出了一條靠山而興,治理與滋養并重,還富于山的轉型發展之路。其生態扶貧、產業扶貧之路亦一步一個腳印更為堅定與扎實。


還富于山


59歲的趙貴才是繁峙縣禪堂村村民,以往總是為孔有一身力氣又走不出大山犯愁,但今后就完全不同?!拔頤鞘父鋈舜?月起在功德泉水廠正式上班了,月工資1500元,光工資年收入就接近2萬元?;褂?,這里一切整潔有序,發的有工作衣和帽子,住的有宿舍,吃的有食堂,哪都窗明幾凈的,說實話這比一些城里人上班的地方都要好。從一個農民一下子成為水廠的工人,真是太高興了。我們一家人很感恩企業家黃衛東……”正在試生產線上搬運山泉水成品的趙貴才說到這,笑得合不攏嘴。

這是7月18日,記者隨市人大“助推脫貧攻堅·人大代表在行動”調研組一行在繁峙縣八功德泉天然飲用水有限公司試生產現場采訪時看到的一幕。

這座擁有兩條生產線的現代化水廠,地處繁峙縣巖頭鄉南山地區禪堂溝深處。生產車間、辦公房等總建筑面積1400平方米,設計年產2.4萬噸天然優質山泉水。已于今年6月投入了試生產,預計近期正式投產運營。業內人士指出,這一源于五臺山間的天然泉水項目,憑其環保、低碳、無公害的優勢發展前景十分廣闊。

記者從水廠員工花名冊注意到,趙貴才,59歲,巖頭鄉禪堂村;陳三德,62歲,巖頭鄉娘娘會村;何有富,56歲,巖頭鄉馬家峪村;鄭玉清,49歲,林廠下崗職工,原籍巖頭鄉禪堂村……水廠現有工人總數21名。水廠的李明明經理說,總人數中80%的是來自當地四個村莊的貧困戶村民。

據了解,趙貴才是村里典型的一戶貧困戶,他的三個孩子為了生存都去了外地,只有老兩口守著不足半畝的山地過日子。過去,正常的年景里,靠采摘山貨換來的收獲只能勉強度日,有時甚至填不飽肚子。

“投資2000萬的水廠辦到大山溝,對偏僻山區來說,就是投來了希望和未來。水廠進山,體現的是一個老板和人大代表惠澤于民、還富于山的情懷和擔當。對我們決戰脫貧打勝攻堅戰意義非凡?!毖彝廢緄澄榧欽盼靶老駁乇硎?。

市委“兩代表一委員·助力脫貧攻堅”動員令發出后,市人大率先部署開展了“助推脫貧攻堅·人大代表在行動”主題活動。全市11000多名市、縣、鄉三級人大代表聞風而動,戮力同心,奮勇擔當沖在了決戰脫貧攻堅的第一線,用實際行動詮釋著一個群體的責任與榮耀。本屆市人大代表、人大常委會委員黃衛東在產業扶貧、生態扶貧方面不僅是繁峙縣的一個排頭兵,也走到了全市的最前列當中。調研組組長崔少華介紹說。


八功德泉天然飲用水有限公司試生產現場


治山與養山


從北山造地即安家山的推山、填溝、造地、蓄水、建農場,到南山治理即大明煙礦區治理、生態修復、植樹復草、修路壩水、旅游開發,近年來,繁峙縣以黃衛東為代表的民企老板們探索出一條成功的治理與滋養并重的治山養山之路。

曾經,南山既富于山水,又不乏古寺廟。自然景觀幽靜秀麗,三道溝、十面山,茶馬古道通臺山,是古人參山拜佛的必經之地。

在地處巖頭鄉南山深處的大明煙礦區生態治理區現場。手指遠處,項目經理高榮恩說,“填礦坑、除災害、清廢渣、移巨石、削凸坡、覆新土、建鱗坑、栽油松、育花草……治理南山的每一步都很艱難,盡管工程年年有推進,但直到今天治理區才算有了點‘看頭’”。

記者在三年后的回訪中看到,陣雨過后,原來滿目瘡痍、雜亂的那三道溝、十面山,已是滿眼綠色,山風清新,安謐寧靜。治理區內,山路彎彎,溪水淙淙,綠樹纏腰。眼前的一座“鼎森元”生態旅游區石門、兩處水景、一條河道、一座“三面佛”石雕、一個廣場或高聳或粗獷或壯闊,直通五臺山西臺頂登山點的景區山路業已硬化……松樹”、“石門”、“塘壩”、“三面佛”等等,設物致景簡樸,卻極富山、水、佛生態綠色情趣。

經過這幾年治理的大明煙礦區,給人的感覺是一個全新的南山區。這里,將被打造成一個青山綠水、環境優美,集朝佛、度假、休閑、健身、農家樂、洞巖探秘于一體的新型生態型旅游區。特別是打通繁峙巖頭與五臺山西臺頂的通道后,將修建登山步道,從而一改過去游客到了臺山只有“游”沒有“玩”的旅游習慣?;褂兄性鍍詮婊ㄉ璧幕┏?、滑草場、射擊場、攀巖場,以及飛行員療養基地、民俗風情園、農家樂園等正在有序的籌備中……談到這些,黃衛東信心滿滿。

在大明煙礦區治理項目部的職工食堂,記者見到了茶鋪村貧困戶、56歲的王俊奇夫婦。兩口子在項目部打工,每人月工資1500元。丈夫王俊奇是管護崗位,妻子是食堂廚師,負責10余名工人的一日三餐。

“山綠了,樹多了,水清了,今天的南山終于像個山了?!蓖搶醋緣鋇仄獨Т宓目闖」?、69歲的黃補生頗為感概地說。處在南山茶鋪溝的茶鋪村、大草坪村、大明煙村、化橋村、莊子村是黃衛東結對幫扶的五個貧困村。這里的工人大都來自這些村莊,每年項目部季節性用工高峰時有二三百人。巖頭鄉黨委書記張偉接著說,大明煙礦區的生態治理工程不僅要還青山于民,還要讓青山富于民。

山路彎彎,出繁峙縣城向北10余里路,在安家山土地整理暨發展現代高效農業項目區,抬眼望去,梯田鱗次,綠樹成行,農場房居,蓄水設施,次第分布。


治理后的大明煙礦區生態治理區


據了解,目前該項目區已整理出土地2000余畝,其中按1:1.2的比例分給村民1200多畝,村集體留用400畝;另有400余畝正在驗收中。新建的三個2000立方米蓄水池已全部竣工。首期3000只肉羊養殖的羊舍、10000只肉雞養殖的雞舍及辦公設施工程已全部完工。整個安家山區域已種植油松、云杉等生態苗20余萬株,種植棗樹、杏樹等經濟苗1.2萬余株,種植皂角樹20萬株。

生活在貧困山區的安家山村人們憧憬的“羊滿坡、雞滿窩;山有林、樹有果;飲甘泉、吃新糧……”的美好愿景正一步步走來。

正在項目區農場做工的三個貧困戶村民郭元計、黃衛國、郭計恩均表示,“東東”是俺村人,也是村子的結對幫扶人,這些年給村里和村民們辦了不少好事,比如現在自己所種的地比過去平整了、集中了,無論種養收都可以機械作業了。令人頭痛的是蓄水池有了,但因輸水管路出了問題,村民們普遍遇到了澆地難。

北山和南山兩個項目的總負責人高榮恩說,從總公司的財務分析報告看,截至目前,北山已完成投資1億元以上,南山已完成3.2億元以上。

 “如果說產業扶貧是繁峙的一副擔子,那么,黃衛東挑起的就是最重的那一副?!痹諞淮甕啞豆ゼ嵋幌叩餮惺幣晃環銎陡剎考雀鋅志磁宓廝?。

“俺是大山的兒子,是黨的改革開放好政策和好時代給予了今天的一切??可?、養山、還富于山是一個生于斯長于斯人的良心所在?!被莆藍硎?,產業進山區,轉型發展,綠色發展、可持續發展,才能牽住生態扶貧、產業扶貧的“牛鼻子”。

無論北山還是南山,當地的不少村民說,用大把大把的錢治山養山,無異于“麻袋上繡花”,黃衛東真糊涂了。他說,轉型是民企的必然之路,農業、生態是民生的長久大計,不能光圖回報。

山登頂時,人為峰。與山對話,需要大把式更需要大擔當。如今已到“知天命"之年的黃衛東,在轉型的大潮中,反哺于農、還富于山,成為被一方百姓點贊,長袖善舞、實至名歸的忠厚之士。

濱河公園晨練的一位老干部說:“造地、治山,那是造福后輩兒孫的善事。不圖回報,足見一個老板的境界”。


分享到:
【相關新聞】